下载付附近人

类型:魔法来源:糗事百科发布:2021-04-19

下载付附近人剧情介绍

下载付附近人剧情详细介绍:

【大纪元2021年01月02日讯】在《卡内基传》这本讲述世界钢铁大王卡内基传奇一生的书中,有一句经典的话,每一块钢铁里都隐藏着一个国家兴衰的秘密。
2020年的中国,在中澳贸易战的背景下, 铁矿石 迅速脱颖而出,价格一路狂飙,中钢协还出面喊话,要将铁矿石像粮食和石油一样,列为国家的战略性资源。
就在中共为 铁矿石 疯狂的时候,在西非的小国几内亚,一条长达110公里的南北向山脉静卧在东南腹地,这条山脉,翠绿的植被与红褐色的土地交替呈献,植被之下,就是高品位的赤铁矿。位于几内亚的这个 西芒杜 铁矿床,潜在总储量大约100亿吨,仅次于澳洲和巴西,而铁矿石的平均品质达到65.5%,在全球范围内仅有巴西淡水河谷的卡拉加斯可与之媲美。
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和消费国,这么一个优质铁矿,又地处中共一向大手笔提供援助的非洲,中共就没有任何盘算吗?
这期节目就和大家聊聊这个被中共认为是“澳洲铁矿杀手”的 西芒杜 铁矿床。先来看看这几个月,中国大陆铁矿石的情况,尽管中共密集采取行政以及技术干预,但是铁矿石的价格仍然呈现上升之势。
截至12月31日,普氏62%铁矿石价格已经涨到了每吨159.2美元,就这一年,该指数价格已经上涨了73.14%,但这还不是最高的,12月21日,这个指数曾一度飙升到176.9美元,和2019年年底的价格相比,涨幅超过90%。
中国的铁矿石品级不行,对外依存度已连续5年超过80%,占全球总贸易量近70%,所以,铁矿石的价格浮动,实在是牵动着中共的经济命脉。中国对澳洲率先发起了贸易战,但唯独这个铁矿石,却让中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成了中共的死穴。
当然,中共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弱点。这一二十年来,中共也是一直在寻找着铁矿石进口的新渠道,自然,矿藏丰富的非洲,也一直在中共的谋划之内。
目前在中国的铁矿石进口量中,约80%来自四大矿山——澳洲的力拓(Rio Tinto,NYSE:RIO)、必和必拓(NYSE:BHP)、FMG(Fortescue Metals Group ,ASX:FMG),以及巴西的淡水河谷(NYSE:VALE)。澳洲的优质铁矿对中共举足轻重,也因此,对中国的钢铁行业来说,能够有一个像西芒杜这样制衡澳洲铁矿巨头的项目,这个机会,中共一定会拼力抓住的。
说起这个西芒杜,媒体经常以“储量最大”、“品位最高”、“品位超过澳洲矿山”等来形容西芒杜的铁矿床。对于矿藏如此丰富的西芒杜,在中共也想分一杯羹之前,世界铁矿巨头当然已经更早关注到。
目前西芒杜共有1号、2号、3号、4号四个区块,早在1997年,总部在澳洲的力拓集团,就已经获得了西芒杜全部四块矿区的开采权,但在过去20多年间,该矿藏实际并没有得到开采,原因,既有几内亚政权的几度变更,也有开采权的交替。总之,错综复杂的产业格局、难以承受的基建成本,再加上变幻莫测的政治和商业风险,让这个优质铁矿,始终没有走出几内亚的深山密林里。
那,这个西芒杜现在的情况如何呢?中国到底有没有分到一杯羹呢?
2019年11月,赢联盟打败全球第四大铁矿石巨头FMG,中标了西芒杜北部1号、2号矿块矿权。
赢联盟是由韦立国际集团、魏桥集团、几内亚联合矿业服务公司(UMS)、中国烟台港集团等4家企业组成,分别持股45%、22.5%、11.25%、11.25%,几内亚政府持剩余10%干股。韦立国际集团是新加坡航运企业,创始人孙修顺祖籍是山东,在青岛、大连发家。而魏桥集团是中国最大的铝业民企。
西芒杜南部3号、4号区块的采矿权,则由力拓集团、中铝集团等组成的合资公司Simfer SA持有,其中几内亚政府持干股15%,力拓集团持股约45.05%,中铝集团为首的中方联合体中铝铁矿控股有限公司持股39.95%;同时,中铝集团本身持有力拓10.32%的股份,是力拓集团单一的最大股东。
这些年中,中共似乎已经成功地把手伸到了西芒杜矿藏,但按照大陆业内人士的评述,这个中铝却并非是钢铁业中人,在投资力拓时曾出现巨额亏空,并且作为非控股股东对于力拓颇为依赖,并没有独立开发的举动。
而力拓,这些年中,却一直没有开采西芒杜,业界普遍认为这是一种战略性拖延,因为力拓已拥有澳洲低成本铁矿资源,现在向市场释放非洲铁矿资源,必将引发铁矿石的价格下跌。
一边是铁矿石价格的疯狂飙升,一边是已经到了手边的西芒杜矿藏,对中共来说,中澳贸易关系紧张的当下,西芒杜这个资源能不能真正利用上,又何时才能利用上就成为一个迫切关注的问题。8月份时,陆媒财新网曾报出过独家消息,力拓表示正在和中铝集团合作推进西芒杜项目。
但是,远水解不了近渴。巨型矿产的开发,不是纸上谈兵这么简单。在项目开发层面,不只是涉及对矿藏挖掘的投资和投入,还要考虑矿藏附近的配套设施建设,比如铁路、码头、港口等一系列物流设施,这些都意味着难以控制的预算成本。而且长达5到8年的建设周期,也会让商业回报难以保证。
在2019年6月时,中共商务部就曾发布消息说,力拓团队曾研究如何从几内亚运输并出口铁矿石,因为几内亚政府要求西芒杜的铁矿石出口须经过几内亚的港口,这样就需要建设一条长达650公里以上的铁路线,而这项建设预计总投资将超过200亿美元。
有熟悉资源开发的投资人士认为,像这样的大型开发,需要一个高超的创造交易的人,来协调各方面的利益和风险承担机制。比如,对内如何协调中国过剩的钢铁行业,对外,如何协调好几内亚国内各方诉求,以及世界铁矿石巨头角力,而中国,目前还缺少这样的交易创造者。
此外,对于国际上环保、劳工等方面的要求,也让中国的海外投资变得艰难。
在此前的节目中,我们也曾简单分析过,也许十几年后,非洲的矿藏可以大规模的开采并运输到中国,但目前,至少5年之内很难达到。另外,各项成本的增加,也会削弱西芒杜铁矿石的价格竞争力,2019年时,全球成本最低的10座矿山的矿石生产成本都低于每吨20美元,而这10座矿山都属于现在世界四大铁矿巨头。
而在非洲这种政局动荡的地区投资,更是充满了不确定性。有业内的朋友透露,曾经到过几内亚驻华大使馆办事,尽管当时的使馆其实破旧的完全不像一个使馆,但馆内的大使仍然高兴地对这位朋友说,他现在住的院子、楼房一切都是中共政府给的。中共在非洲一直慷慨大撒币,或许非洲丰富的矿藏资源就是动力之一。但是最大的问题还是非洲政局的不稳定,一旦发生政变,之前的投资很可能就要打水漂。
所以,有全球的矿业巨头排在前面,如果没有这些因素,好的矿山,怎么会轻易轮到中共出手?
我们就以中国宝武武钢集团有限公司举例,2009年金融危机之前,武钢疯狂进行海外收购,包括加拿大、澳洲和巴西等地的矿山。以巴西为例,巴西最厉害的铁矿石公司——淡水河谷(Vale)的董事长,他的影响力有多大?有业内人士曾这样描述,因为企业牛他也牛,他的一个电话,就能把巴西总统约出来吃晚饭。你武钢去投资巴西的矿山,这个淡水河谷会给你优质矿藏吗?只有那些他们不要的才会给武钢。所以武钢在巴西的矿业投资,损失的很厉害。
2009年,武钢高兴牵手巴西MMX矿山项目,到了5年后的2014年,曾是武钢骄傲的巴西MMX矿山项目破产了。破产加上停产,让武钢的4亿美元投资回报惨淡,不仅股票收益谈不上,而且连矿也运不回中国了。
此外,西芒杜还存在着投资预算可能被大幅度低估的各种变数。在2006年,中信泰富曾投资4.15亿美元购入位于西澳州的一座磁铁矿。2007年,中信泰富和中冶集团签署了澳矿项目的总承包合同,合同金额17.5亿美元,合同工期为43个月,原计划投资42亿美元,在2009年建成投产。但是项目开工后,投资一路追加,项目几度陷于停滞,7年后的2013年,才首次装运矿石出港,而当时的项目资金投入已经接近了百亿美元,如果要彻底完工,还需要追加投资。这项严重超支的投资项目,也让负责人——67岁的荣智健,2009年从香港中信黯然离去。
面对澳洲这样具有成熟矿藏挖掘经验和技术的地区,都存在着这样的情况,更何况是在非洲地区。而且中企投资海外超预算,也表明了中共这些企业的投资效率非常低下,其中也不排除存在贪污、挪用的情况。同时,中共的国企出海收购国际矿业资源总是有一层政治色彩,离不开国家任务。
虽然这些海外收购的例子,真实的折射出了中国钢铁行业从过去,现在,一直到未来所面临的困局。但在矿产资源获得一直面临成本风险的局面下,中国钢铁业仍然存在严重的产能过剩。
在中共建政之初,1949年中国钢产量仅有15.8万吨,占全球钢产量的0.1%。那么,中国的钢铁产能过剩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“全民大炼钢铁”这句话,可能很多人都熟悉,中共在1958年开始“大跃进”时,开始钢产量过剩了,不过都是废钢。
然后,在2008年时,中共推出了4万亿投资计划,让整个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加剧,当时除了中国内部出现了价格战外,在大力出口过剩产能的过程中,也影响了国际市场。人们形容,在钢铁产业,中国人不仅把自己人拖进去了价格战的泥潭,而且把全世界的同行,统统拖进了地狱来厮杀。
“跌,又跌,还在跌!进入2014年,钢材价格下跌态势依旧稳固。”这是2014年时,大陆多家媒体发出的警告,称“(2014)上半年,重点统计钢企的钢材销售结算价格降至3212元/吨,相当于每斤1.6元,与超市白菜价格相差无几”,报导直指,“无论从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判断,还是就钢铁业供需关系进行考虑,低价微利、产能过剩、需求不旺都已成为钢铁业必须面对的常态。但如何应对,政府和企业仍在苦觅出路。”
到2015年,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加剧,钢材价格一度降至20年来最低,导致整个行业出现严重亏损。然而中共并没有吸取教训,2019年,李克强又推出一个新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。
到2020年12月,产能过剩的情况下,钢铁航母中国宝武的年产钢又突破了1亿吨,成为全球钢企粗钢产量第一名。
然而,不到一个星期,中共工信部就发文称要坚决压缩粗钢产量。
《 财商天下 》的特约经济分析师蒋天明认为,为了让GDP数字不难看,中共长期以来依靠投资来拉动经济发展,即使已经供大于求。现在中国存在很多行业产能过剩,包括近期热议的钢铁行业和电力系统。这些低效的投资除了让GDP的数字光鲜亮丽了一些外,带来的是巨大的浪费资源以及金融风险。在2020年初疫情全球大爆发时,曾一度导致国际矿业的开采和运输停滞,而中国在疫情冲击经济之下,习近平走的仍然是投资拉动经济的老路。
此外,中共发起的对澳贸易战还在持续,但是,在遥远的西芒杜矿藏还无法为中共提供助力的情况,在这新的一年中,只怕铁矿石还会继续让中共闹心。
策划:许巧茹、宇文铭 主播:尉然 撰文:李晓彤、财商经济研究所 财商天下 : http://bit.ly/3hvUfr7

详情

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.
下载付附近人

长春市ktv哪家最开放 咸宁上门 鸭子接单的软件 有哪些靠谱的yp软件 在公寓卖的是不是仙人跳
银川鼎红公主怎么收费 有没有鹿邑上门电话 长春朝阳桥晚上服务 西安全城服务 渝北一支路便宜的女人